出轨的妻子

姐过的不是年,是关

姐过的不是年,是关

又到年终岁尾,万家团圆时也正是父母逼婚时。往年,进入腊月的第一个周日,老妈就会打来电话,问我几时回家,也就是从这个周日起,每通一次电话,我就和老妈“讨价还价”一次:我回去你不能唠叨我,我到家你不能安排相亲……

老话说:“日子好过,年难过”,对于像我这样的大龄单身男女来说,春节不亚于旧时年关!

自从两个弟弟结婚后,老爸老妈就把焦点转移到我身上。幸亏我不在他们身边工作,免去了日日耳提面命。

“将在外还有军令不受”,一年365天,单身的日子过得逍遥自在,直到年终岁尾,我才发现自己还单着,这一年又没完成老爸老妈交代的任务。

在儿女的婚姻大事上,老爸老妈可不是省油的灯。每到春节,我好不容易回家待上几天,老妈是吃饭唠叨,睡觉唠叨,站着唠叨,坐着还唠叨,唠叨来唠叨去就一个话题——我结婚成家,他们就放心了。

老爸不像老妈那么啰嗦,冷不丁蹦出一句话:你明年春节再一个人回来,我都没法和邻居交差了。噎得我上不来下不去,不但头大,心里还窝火。

街面上,谁家有在外地工作的小伙?谁家的小伙到现在还没娶上媳妇?老爸老妈的心里门清,他们还会“拉郎配”,合计哪家的小伙和自家的闺女般配不般配。我劝他们,趁早打消这个念头,想都别想这些没影的事。

除了面对老爸老妈的焦虑,我还要招架亲朋好友的问候。亲戚聚会,大家都关心地询问我谈男朋友没有,什么时候结婚,我免不了应付两句,谈着呢,快了!

我应付的次数多了,七大姑八大姨盼红了眼珠子,还迟迟喝不上我的喜酒,就知道这闺女没实话,反过来教育自己的子女:千万别学你表姐,30多岁了还不找婆家。

如果再有哪个表弟表妹相亲时挑挑拣拣,高不成低不就,我会立竿见影地成为长辈教训弟妹们的反面教材。

有一年,腊月二十九我坐车回家,正赶上家乡赶集。一位街坊见到我从车里下来,伤感地对我妈说:“闺女今年回来了,明年就不一定回来了。”意思是说你家闺女结了婚就去婆家过年了,回娘家就是走亲戚了。

我自小在这一亩三分地上长大,街道上的乡亲都熟悉地很,尤其是那些摸得清我年龄的大妈大婶,比我妈还心急,经常偷偷地问我妈:“闺女处着对象没有?”

背后里还经常给我妈出主意,说闺女年龄大了,找对象的条件要放宽,离异的,带小孩的都可以考虑。

在父母、亲戚、街坊的眼里,我成了困难户,钉子户。平日里我再安之若素,一到春节就压力倍增,恨不能把个人的事速战速决。

前几年流行租个男友回家过年,这事咱不是没想过,我和老妈商量:“我给你租个女婿,你看,我是跟人家回家过年,还是我把人家给你拐来。”老妈一听立刻响应:“当然是到咱家过年。”

瞧瞧,老妈这副当仁不让的劲头,她的宝贝女儿哪天真到人家过年,她还不擦眼抹泪才怪!

租男友的事不靠谱,咱就时尚地闪恋一次。年前突击恋爱,过年的时候正打得火热,电话不断,短信不断,一天都没个消停的时候。

善于“侦查敌情”的老妈问:“这是谁呀?过年还追到家里来。”她那厢喜上眉梢,我这厢稳如泰山:“处了个朋友,正谈着呢!”几天下来,老爸老妈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,他们唠叨也少了,我耳根也清净了。

用这种小伎俩糊弄老爸老妈的事,我没少做,只不过年年如此,这计策就不灵验了。

不管你生活在农村还是城市,不管你生活在大城市还是小城市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父母的地方就有逼婚。只要你大龄单身,压力就如影随形。

同城一位六旬老父给年过不惑还不婚的儿子下了死命令,过年娶不回媳妇就别回家。为了顺应老人的心思,这位“剩男”老兄年前领证结婚,年后领证离婚,前后不过两星期,经历了冰火两重天。父母心急一逼婚,儿子秒变二手货。

北京一位女友和她姐姐都年过三十,还待字闺阁,亲戚朋友都指责她母亲,家里有两个老姑娘不出嫁,是当母亲的失职。为了缓解母亲的压力,她嫁给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,婚后的日子过得如一潭死水。

老家一位亲戚的儿子在上海工作,春节一到家,家人就马不停蹄地安排他去相亲,连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都不放过,一天见三四个都不稀奇。

那男孩天生内向寡言,相了一回又一回,结果是一个也没成。这两年春节,儿子死活不肯回家了,声称一个人在外过年挺好。

前两天,老妈打来电话告诉我,她和老爸决定不管我的事了,儿孙自有儿孙福,管也管不了,就按我的意思,顺其自然,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。如死囚犯获特赦令,我高兴坏了,连连称赞老爸老妈英明。

天下父母的心愿不都是为了儿女幸福吗?如果儿女闪婚闪离,或者婚后生活的不幸福,再或者儿女因此而不回家了,父母的心里岂不是更煎熬?


超值精品,天天一折抢:http://aimimi.cc

评论